瓷器网-中国陶瓷门户站!
您当前的位置:瓷器网 > 陶瓷知识 > 陶瓷故事 > 辗转收藏钧瓷“鸡心杯”的故事

辗转收藏钧瓷“鸡心杯”的故事

2014-02-13 23:12:53   编辑:hui   点击:
关键词:钧窑   郎窑红   
更多
    本世纪二十年代,北京文物市场上先后出现过一对宋钧窑鸡心杯和一件钧窑花盆,在国内外古董中引起轰动。现在,那对鸡心杯在天津博物馆收藏,那件花盆在美国博物馆保存。老古董商谈起这段往事,是津津乐道,颇有兴味。
 
钧窑鸡心杯
钧窑鸡心杯
 
    巧买鸡心杯
    民国元年,博韫斋在琉璃厂开张,一位跑合拉纤的古董商李竹君来到柜上,跟经理杨伯衡讲:“我给你介绍好买卖,后门梳头刘家有对鸡心杯要卖,是不是宋钧窑瓷器,就全凭你的眼力了。”
    李竹君领着杨伯衡来到后门迺子府,走进“梳头刘”(给西太后梳头的太监)的府上。梳头刘给杨伯衡看一对鸡心杯,声称这是“老佛爷赏的”,你们卖古玩的也没见过的好钧窑。杨伯衡一看这对鸡心杯确实是传世珍宝,小巧玲珑,造型魅力。看釉色是蓝色的乳光釉似蓝天,几块海棠红色,像是红云在蓝天飘荡。杨掌柜被这对鸡心吸引住了。
    梳头刘说是西太后赏给他的,到底是不是赏的,谁也不知道。这北宋时期钧窑烧制的鸡心杯是供皇帝使用或欣赏,是历代皇帝传下来的,由宫廷珍藏的国宝。
    杨掌柜看杯子,梳头刘问:“你看这杯子值多少钱?”杨伯衡反问他:“您要多少钱?”梳头刘说:“我要买所前后两个院的四合院,三十来间房子,得多少钱?”杨说:“我是做古玩生意的。您说要买的那套房子,我说不准价钱,估摸着怎么也得千、八百块钱。”“我想用这对杯子换那套房子,那你就给我一千块现洋吧!”“一千块可不值,最多也超不过八百元。”梳头刘一转高声说:“你给咱家八百两银子,东西就归你啦!”
    一块银元含银量是七钱二分,八百两银子比八百块银元,多出二百二十四两银子。杨伯衡是聪明人,马上算清了这笔帐,所以他说:“那还不如我给您一千块哪,一千块钱才合七百二十两银子!”梳头刘眼睛往上一挑,大声说:“一千块可是你说的,东西我卖给你啦!”杨伯衡想,今个儿已经是民国了,皇上逊位了,老太监还这样讹人?又想:不管你怎么讹,也讹不出圈儿去,这东西一千块值!所以,他和颜悦色地说:“公公!您比我聪明,很会算计,佩服、佩服!”连连拱手,又说:“一千块买对杯子是破天荒,我赚不着钱了,以后请您多照应。”说完还作了个揖,老太监乐了。
    这号买卖做成了,按照行业的“成三破三”老规矩,李竹君得了五十块佣钱。杨伯衡总共花了一千零五十块银元买了对宋钧窑鸡心杯。
    美国古董商登门拜访
    杨伯衡买了对宋钧窑鸡心杯,李竹君当了活广告,他跟同行讲,是他给拉的线,杨才买到皇宫里的传世珍宝。很快,全城的古董商都知道了,上海的同行也知道了。京城里大古玩铺掌柜的都来看货,还引来了上海卢吴公司的吴启周和日本在华开办的山中商会的经理高田等人。大家都认定是宋代钧窑烧制的贡品鸡心杯,宫里的东西。但最多的给三千五百银元,杨伯衡不肯卖。
    一天福开森闻讯赶到,令杨伯衡很惊异:一个月前,这位福大人声言不准我在登他的门,今天他反而等我门来了!
    福开森(JohnCalvin Ferguson),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来华,光绪二十年前后便到琉璃厂买古玩。在华近六十年,不断跟古董商有来往。所以在古董商中有三代人都认识他,称他为“福大人”。在光绪、宣统年间,他穿的是靴帽袍套,马蹄袖的朝褂,像是清廷的官僚,就是鼻子大,个子高。
    朗窑瓶辨真
    民国元年,福开森来琉璃厂穿的是长袍马褂,千层底布鞋、白布袜,一副中国绅士的打扮。博韫斋开张不久,福开森走进店堂,客气地说:“你们的买卖开张,我祝贺来迟,请原谅。”“小店开业怎敢劳福大人之大驾。今日光临,请多关照。”杨伯衡边说边拱手作揖。福开森躬身拱手还礼说:“杨掌柜太客气。请给我看看你们的好货。”
    杨伯衡拿出康熙朗窑瓶请福大人鉴赏。福开森边看边讲:“郎窑红稀少,当年江西巡抚郎廷极在景德镇监督烧制郎窑红就少,他在景德镇只有六年,康熙四十五年到五十一年是郎廷极当江西巡抚的时间。”杨伯衡说:“福大人对郎窑有研究,对历史都了如指掌。敬佩!敬佩!”福大人高兴地往下讲:“郎窑红是仿宣德宝石红,很是成功。我看郎窑红胜似宝石红,比宝石红浓艳。有人说郎窑红如初凝牛血,你们称之为猩红,我认为说得恰当。”福开森具备鉴别郎窑红的书本知识,能说出许多道理。但瓶的造型是叫棒槌瓶还是叫油槌瓶,他说不清,杨伯衡告诉他这叫油槌瓶。
    这郎窑红的油槌瓶是真是仿?他看着是真不是仿。可是当他要买这件真东西时,却要问杨伯衡,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并说:“你说是真的,我就留下。”杨伯衡说:“我看是真的才给福大人欣赏,您看这东西怎么样?如果您相信我的眼力,就请您留下它,我让给您了。”“相信!相信!”福开森说了这话,杨伯衡才跟他要了两千元的售价,福开森从不讨价还价,要两千就给了两千,这号生意就做成了。
    不料,一周过后,福开森派人请杨伯衡到他府上来一趟。福开森一见面便说:“你的郎窑瓶是仿的,请你拿回去!”杨伯衡愣住了,冷静了一下说:“福大人说相信我的眼力,我看是真不是仿,您才买下,今天您说是仿的!这是眼力不一样,可以退货,我拿走。”杨伯衡要走时,福开森来了火,声言从此不准杨伯衡进他的门。杨伯衡憋了一肚子气,离开福开森的家,再也没理他。
    今天,福开森反而登门来访,杨伯衡想:中国的老规矩“光棍不打上门客”,何况杨某知书明理。故而笑脸相迎,第一句话还是;“福大人好!”福开森开门见山说:“听说你有对宋钧窑鸡心杯,能不能给我看看?”杨伯衡说:“福大人要看,当然可以。”
    福开森边品茶,边欣赏这对钧窑鸡心杯,慢吞吞地问:“你要多少钱?”杨伯衡知道他是位要多少给多少的买主,所以不说价钱。
    要多少钱给多少钱,为什么不多要价呢?中国人讲究生财有道,不义之财不可发,做买卖要价不能出圈儿,古玩铺不是老虎摊(以前京师有卖旧货的摊,漫天要价,唬人赚钱名曰“老虎摊”)。福开森懂老古董商心理,要价不会出圈儿,只能是高一些,但东西拿到美国则成了廉价买到的。
    杨伯衡不说价钱是跟福开森较劲儿,你给我对多少钱我也不卖给你,既不得罪他,又要给他个还击。所以杨伯衡说:“这对鸡心杯,我要留一个时期,仔细鉴定鉴定,不要在卖出赝品!”福开森听这话不是滋味,又不好在往下说什么,只是顺话说:“你鉴定好了,在给我送去。”杨伯衡心想:你不是不准我在进你家的大门儿吗?怎么还让我给你家送货去呢?!但话不能这么说,于是笑笑说:“福大人!您的话我记住了。”这一语双关,使福开森十分不好意思。
    福开森刚走,光绪进士、翰林院侍读学士、京师大学堂监督袁励准来到博韫斋。杨伯衡拿出鸡心杯请袁大人欣赏。袁励准对宋朝钧瓷有兴趣也有研究,一见鸡心杯就爱不释手。
    杨伯衡跟袁励准说:“福开森刚走,他要买这杯子,我没卖给他。”袁励准说:“福开森这美国人,在前清和民国都当差,吃得开,中国人惹不起。他给美国博物院收买中国古玩。他们钱多,我们没那么多钱。”“他们钱多是他们的事,我不卖给他们。您若喜爱,我把鸡心杯让给您。”袁励准听了,心中高兴。他问:“这鸡心杯有人给过价没有?”杨答:“给过,最多三千五。”袁励准马上说:“好吧!我给你四千,东西我拿走。”
    这对宋钧窑鸡心杯收藏品,从民国元年到解放后的50年代初期,在袁翰林府里收藏,后由韩慎先收藏。50年代初期,韩把鸡心杯捐献给了天津博物馆。

相关阅读

辗转收藏钧瓷“鸡心杯”的故事

人流百科 - 五大名窑

辗转收藏钧瓷“鸡心杯”的故事